党史类纪录电影《重生》走进全国高校

2018-10-21

400-818-9866

10月20日晚,一堂大型电影党课在铁道警察学院举行,约3000余名师生汇聚于此,一同上课。

本次“传承红色基因,担当复兴重任”党史类纪录电影《重生》观影活动由铁道警察学院开奖结果3d开奖结果共同主办,北京伯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协办,支持单位是中央宣传部电影卫星频道节目制作中心(CCTV-6)1905电影网中国搜索

纪录电影《重生》顾问、军事科学院解放军党史军史研究中心军事志研究室主任李涛大校

正式观影前的电影主创团队互动环节,影片顾问、军事科学院解放军党史军史研究中心军事志研究室主任李涛大校现场分享了中国共产党从1921年建党到1949年建国28年光辉奋斗历程中的“七大秘籍”。

近来,网上有一个比较火的段子:这是一支90多年前的创业团队。1921年公司注册,资本金接近于0,靠共产主义的故事拿到了苏联的天使轮和A轮,历经艰辛打败了西方跨国公司和国内强有力的竞争对手,1949年10月1日在主板市场上市。目前市值突破11万亿美金,居全球第二。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址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场

这个团队就是中国共产党。众所周知,中国共产党成立时只有50多名党员,但仅仅用了28年的时间,就夺取了全国政权,建立了新中国。尽管她也经历过苦难,遭受过挫折,甚至陷入过绝境,却每每都能神奇地转危为安、浴火重生,最终凤凰涅槃。那么,中国共产党是靠什么成功的,或者说她的成功秘籍究竟是什么?纪录电影《重生》给出了答案。

秘籍一:信仰力

中国共产党的信仰坚定无人可比

19世纪英国著名社会改革家塞缪尔在《信仰的力量》一书中写道:“能够激发灵魂的高贵与伟大的,只有虔诚的信仰。在最危险的情形下,最虔诚的信仰支撑着我们;在最严重的困难面前,也是虔诚的信仰帮助我们获得胜利。”中国共产党便具有这种虔诚的无比坚定的信仰。1921年,中国共产党召开一大时,全国各地共产党早期组织(包括旅欧、日本支部)总共只有58名成员。从学历来看,留学日本的18人,北京大学毕业的17人,其他大学的8人,中师、中学毕业的13人。从职业来看,担任教师的17人,学生24人,记者、律师、职员等10人,弃官不做的3人,工人4人。按当下的话讲,他们大都属于高知精英分子,不乏“高富帅”“白富美”“官二代”“海归”,或有着显赫地位,或受过良好教育,或尽享父辈恩泽,生计无忧,前途似锦。选择马克思主义信仰,投身中国革命,参与创建中国共产党,既不是因为迫于生计想混口饭吃,也不是为了找个体面的职业谋求升官发财,而是以天下苍生幸福为念,以中华民族复兴为因。面对列强侵略瓜分、中国积贫积弱、人民饥寒交加的状况,救亡图存的历史责任感,驱使他们寻求解救中国的道路和方法,这就是初心——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仰之心、信念之心、奋斗之心、为民之心。

选择信仰道路艰难,坚守信仰高地更难。不仅布满荆棘,甚至还会付出鲜血和生命的代价。据统计,从建党到建国的28年间,有名可查的烈士高达370余万人。纵观世界政党史,唯有中国共产党为践行和坚守自己的信仰,付出了如此巨大而惨烈的牺牲。早年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的董振堂,曾担任西北军的少将师长。为抗日救国,毅然率部起义参加红军,并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马克思主义的忠实信仰者。他把仅有的积蓄3000多块大洋全部交给了党。毛泽东得知此事后,劝他:不要全交吗,寄些给家里,留点给自己。但董振堂再三坚持:革命了,个人一切都交给了党,还要钱干什么?长征开始后,董振堂率红五军团担任全军后卫。湘江战役中,红五军团1.2万余人损失惨重,拼到最后只剩下不足2千人。但无论形势多么险恶,战斗多么残酷,生活多么艰苦,董振堂始终没有动摇过,最终壮烈牺牲,为革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秘籍二:组织力

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功力无人能及

组织力不仅仅是个人的能力, 也是一种获得追随者的能力。因此对一个政党而言,组织力的强弱是决定其发展壮大的重要环节。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力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内部,就是党的自身组织建设。另一个是外部,即对民众的发动组织。党的“一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纲领》第七条规定:“凡有党员五人以上的地方,应成立委员会”,第九条规定:“凡是党员不超过十人的地方设财务委员、组织委员和宣传委员各一人”。到1927年党的“五大”时,全国党员人数达到57967人,除新疆、西藏、青海、贵州、台湾外,全国各地都建立了党的组织或有了党的活动。中国共产党自领导武装斗争、建立人民军队后,就把党在军队中的建设放在最突出的地位。南昌起义时,党在起义部队中设立了前敌委员会,军、师设党委和党代表,团设党的支部。后来毛泽东在总结井冈山斗争经验时指出:“红军所以艰难奋战而不溃散,‘支部建在连上’是一个重要原因”。

对比一下国民党。号称百年老店的国民党,前身是由兴中会、同盟会等多个反清团体组成,目标很明确就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然而无论是早期的兴中会、同盟会,还是改组成的国民党,都没有纲领、没有组织、没有章程、没有定期会议,甚至连有多少党员都是一笔糊涂帐。1923年,受邀担任国民党组织教练员、后聘为政治顾问的苏联人鲍罗廷就毫不客气地对孙中山说:你领导的国民党,作为一个有组织的力量,实际上是并不存在的。1924年1月,国民党才在苏联和中国共产党的帮助下,组织召开国民党一大,而中国共产党已连续召开了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同年春,黄埔军校招收第一期学生,其办学方针为“党化军队”,以“主义建军”,并仿效苏联红军制度,强调政治领导,设立党代表,规定“凡军队一举一动,一兴一废均须受其节制,以示党化”。在此基础上成立了校军,即后来的国民革命军。这与当时“有枪就是草头王”的军阀相比,在建军模式上无疑迈进了一大步。然而这支军队事实上并不归国民党所有。1926年出师北伐时,国民革命军编为8个军,大多是由粤军、滇军、湘军、桂军等地方部队组成,可以说就是一支拼盘式的部队。除蒋介石嫡系第1军外,其余7个军都有各自形成的背景,虽冠以国民革命军的头衔,实质上仍保留着原来地方军阀的面貌。直到蒋介石败退台湾岛,国民党军也没能根除内部派系林立、地方势力拥兵自重的“毒瘤”。

在发动民众方面,更彰显了中国共产党组织力的强大。中国共产党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提出过许多深入人心的口号: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打土豪分田地”,抗日战争时期的“减租减息”“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解放战争时期的“保卫胜利果实”“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抗美援朝战争时期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等等。这些都是源于中国共产党深知,兵民一心是胜利的本钱。只有把千千万万的众民动员起来,才能形成真正的铜墙铁壁。毛泽东曾说过一段著名的话: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什么?是群众,是千百万真心实意拥护革命的群众。这是真正的铜墙铁壁,什么力量也打不破的,完全打不破的。抗战期间,国民党原湖南省主席、湘军统帅何键被蒋介石解除兵权,委以抚恤委员会主任委员的闲差,住在陪都重庆。有人见他寂寞无事,便向他推荐了一本《延安一月》。看后,何键沉默良久,叹息道:“共产党组织民众,唤起民众是扎实的,毛泽东真有一套理论和办法。”

淮海战役,我军能取得六十万完胜八十万的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与组织发动人民群众全力支援分不开的。在这场决定中国命运的大决战中,前后方共出动民工约543万人。到了战役最后阶段,解放军参战兵力与前后方支前民工的比例达到1:9。这就是说,每名解放军战士后面就有9位民工支援。国民党第18军军长杨伯涛被俘后,看到这一幕后,感慨地说:谁说共产党是六十万打败国民党八十万人,那是不对的。共产党后面有多少万民工在支援啊,国民党哪有呀!

秘籍三:团结力

中国共产党的团结意识无与伦比

乌孜别克族有句谚语:最伟大的力量,就是同心合力。对于一个政党、一支军队而言,只有高度的团结统一才会有凝聚力,才能出战斗力。毋庸讳言的是,中国共产党内部也出现过不团结的情况。1929年红四军转战赣南闽西时,党内甚至朱德、毛泽东之间也出现了较为严重的分歧,引发了激烈的争论。争论最终导致毛泽东在红四军党的“七大”上落选前委书记,陈毅被选为前委书记。毛泽东并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离开了由他亲手缔造的红四军去地方工作。这就是党史军史上有名的“朱毛之争”。当年朱毛之间的争论是件很正常的事情。二人都坚持党对军队领导的根本原则,只不过在具体领导的方式方法上存在着不同的意见。毕竟那时大家都在探索中国革命的道路,谁也不清楚,到底该如何走?矛盾出现了,就需要经过思想斗争,批评与自我批评,求得意见的一致,求得团结。毛泽东、朱德、陈毅以革命利益为重,坦诚相待。陈毅表示红四军党的“七大”他犯了一个错误,要向毛泽东承认错误,改正错误,请他回来主持前委工作。朱德坦率严肃地作了自我批评,检讨自己的不足。毛泽东也诚恳地接受了中央对他工作方式的批评,重返红四军,组织召开了光照千秋的古田会议。井冈山的老战友握手言欢,相互间的矛盾与隔阂烟消云散,自此朱毛不分家。长征中,中国共产党内部又出现了一次更为严重的不团结事件,就是张国焘自恃枪多人多,妄图以枪制党,分裂党、分裂红军。结果还是以失败告终,叛逃时连警卫员都带不走,落了个孤家寡人、身败名裂,最后客死异国。坚持党的领导,维护党的核心,确保党的团结,是中国共产党成功的关键。

再让我们看一下国民党。国民党是出了名的不团结。辛亥革命刚刚结束,孙中山、宋教仁、黄兴、章太炎等国民党的几大元老,就随着宋教仁遇刺身亡,黄兴与孙中山起争执,章太炎出走另建共和党,而分道扬镳,各奔东西了。此后,挑战党内领袖,“二哥”“三哥”离家出走、另立中央的戏码不断,可谓生生不息。汪精卫、阎锡山、李宗仁、白崇禧、李济深等等这一班党国大佬,哪一个不曾有过闹独立、闹分裂的内斗经历。直到国民党跑到了台湾,这场噩梦依然延续,一言不和,抬腿就走的闹剧屡屡上演。1993年郁慕明脱离国民党,另立新党;2000年宋楚瑜与国民党分道扬镳,创建亲民党;2013年马英九宣布撤销“立法院长”王金平的党籍;2015年“总统”大选前国民党临时换帅,修改党章,以马立伦取代洪秀柱参选。环顾当世,可有第二个这样的政党。对此,曾在宋楚瑜之后担任过蒋经国8年秘书的冯沪祥一语中的:国民党什么时候团结过?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明日推文

开奖结果3d开奖结果

CAMPUSCINEMA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全国校园电影院线

var thisUrl = document.URL;var myStr = thisUrl.split( "/" );var num = myStr.length;if(num < 5){ document.write (''); document.write ('');}